上海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李子园IPO征程维艰:增资蹊跷多,不重视研发

www.hishidai.net2019-09-27
?

在华东地区更加熟悉的甜牛奶品牌李自远也在为冲刺做准备。

栗子园计划发行不超过3870万股A股,筹资6.91亿元。计划在鹤壁丽子园投资10.4万吨含乳饮料生产项目,在云南丽子园投资7万吨含乳饮料。生产项目和浙江利子园食品有限公司技术创新中心项目。

在李自元的印象中,外界普遍认为其产品过于单一。尽管去年推出了几种新产品,但它们并没有被过度认可。但是,李自元似乎对过去躺在单一产品中的生存更加满意。从公司的研发人员和研发投入来看,投入极低。

另外,李自元在成立和增资过程中存在许多疑问,在公司与亲戚之间的关联交易中并不少见。《洞察IPO》对于李自元的增资疑问,研发和相关交易,《关于金华市金港食品厂资产权属的确认函》向李自元发出了确认函,但截至发稿时,公司尚未做出回应。

实际控制人500万以弥补“缺陷”

根据目前的信息,在公众看来,李自元是一家私营企业。

这也符合公众的看法。根据李自元的招股说明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李国平和王旭斌,也就是说,公司确实是一家民营企业。

有些人知道,李国平,王旭斌和他的妻子创立了李自元。他们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在集体企业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有这些已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但仍有许多疑问。

1994年9月30日,李国平,王旭斌出资设立了荔枝园,注册资金88万元。其中,李国平认缴出资70.4万元,出资比例为80%。王旭斌认购出资17.6万元,出资比例为20%。但是,这88万元不是现金。根据当时审计公司的验资报告,实物出资为88万元。

注册资金880,000美元是金华市金刚食品厂注销的大部分核准资金。根据数据,金刚食品厂仅比栗子园早一年。公司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金10万元。公司的经济性质是集体所有权。

根据李自元的招股说明书,金华市多湖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为终止金刚食品厂集体许可而批复的书面解释时间为该公司成立时间的同一天。李自远,即1994年9月30日。

书面说明显示:“同意终止金华市金刚食品厂的集体许可,并按照有关规定取消注册。经核证,1994年9月30日,金刚食品厂的净资产为零。在金华市的总价为9.158亿元,其中88万元归李国平,王旭斌所有,可作为李国平,王旭斌的注册资本竞购丽子园食品有限公司

这里就出现了第一个疑问:金港食品厂是集体企业,为什么在91.58万元中,88万元都属于李国平夫妇,尽管当时李国平是金港食品厂的法人,但作为集体企业,招股书中并未披露金港食品厂成立时注资情况,李国平夫妇在金港食品厂是否有出资,如果有又出资了多少,如果没有出资,或者出资很少,是否涉及集体资产流失问题。

对于是否涉及集体资产流失问题,金华市金东区街道办事处倒是出具了一份[0x9A8B],特别用于来证明不存在集体资产流失。该确认函的出具时间是2017年5月8日。有投资者疑惑称:“1994年到2017年过去了二十多年了,街道办的人更换有多少,为什么不直接披露清楚当初金港食品厂情况,那不更直接?如果金港食品厂是李国平夫妇的私营厂,不过是挂靠在集体名下话,重新成立李子园有什么意义?”

其后,李国平夫妇对李子园进行了几次增资,但前两次增资过程看起来颇为奇怪,发行人律师事务所和发行券商均称之为“瑕疵”。

资料显示,李子园1997年、1998年分别进行过两次增资,且每次增资资金来源为李国平夫妇因李子园牛奶日常经营所需,向李子园牛奶提供资金周转所形成的债权。且两次相关的债权都未经评估。两次增资共计500万元均未经资产评估。

2016年,为了弥补该“瑕疵”,李国平夫妇拿出真金白银,支付出货币资金500万元来弥补前述500万元的“瑕疵”。

产品单一、不注重研发

成立多年来,李子园产品并无多少创新,产品过于单一一直被人诟病。

2016年-2018年,李子园营收分别为4.53亿元、6.02亿元、7.8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9017.85万元、1.24亿元,其中含乳饮料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达94.29%、96.12%、96.71%。

为打破产品单一局面,李子园曾在2018年底的经销商大会上,一口气发布4个系列18款新品,具体包括咖啡饮品、常温酸奶、爱克林装乳饮品、臭臭奶等。

不过,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李子园新品没有特色也没有较大竞争优势,业绩增长恐难以获得长期支撑,IPO前景并不乐观。“李子园在华东之外的地区主要以三到五线市场为主,而其新品臭臭奶零售价接近10元,这一售价在一线城市尚可,在三到五线市场则不容易被消费者接受。”

从公司员工结构及研发投入也可看出李子园并不注重新品研发。

截至报告期末,李子园有员工987人,其中技术人员只有39人,占员工总数比例3.95%,占员工总数最多的还是生产人员,有689人,占比69.81%。从学历上看,李子园本科及以上员工只有47人,初中及以下人数最多,有515人。

研发投入看,李子园也并不重视研发,2016、2017、2018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是0.76%、0.68%、1.22%。对于研发费用占比低的原因,李子园解释为第一,李子园自成立以来,公司管理层确立并始终坚持贯彻甜牛奶乳饮料大单品战略,在该战略的指导下,公司聚焦于该品种饮料生产工艺的提升及相关衍生品开发;第二,公司营业收入逐年增长,摊薄了研发费用的占比。

其市场亦主要集中在自己所在地的半径范围内。招股书显示,李子园销售收入来源主要集中于华东地区,报告期内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74.95%、68.71%、64.89%。李子园表示,公司在巩固华东地区销售地位同时,该区域的市场容量、市场开拓情况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盈利水平。

或涉嫌关联交易

李子园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较多,较2017年增加了18.32%。

值得注意的是,李子园披露了一笔2016年的坏账收回,之所以收回是因为公司实控人拆借款的收回。如前所述,实控人向公司投入最后都会因形成债权而变为资本金投入,这里实控人向公司拆借资金居然可以列为坏账。

企业资产与个人资产是否该有效隔离?李子园对此沉默不语。

此外,该公司或涉嫌关联交易。

资料显示,王旭斌的弟弟王文斌通过鑫创晟瑞间接持有公司30万股,持股比例是0.26%。同时在李子园担任供应中心总监。

媒体注意到,李国平与王文斌居然跟李子园的供应商四川牧遥牛奶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牧遥)曾经的大股东“重名”了。

招股书显示,四川牧遥从2016年成为李子园的委托加工供应商,并合作至今。2017年,四川牧遥成为公司第五大委托加工供应商。2018年,四川牧遥变成了第四大委托加工供应商。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在2010年,“李国平”、“王文斌”作为公司股东出现在四川牧遥的企业信息中,二人出资比例分别为51%、49%。

也就是说,作为两家有良好业务合作的企业实控人“重名”了。

李子园还有一则关于车辆出售的信息披露。2018年2月,公司将1辆奥迪轿车出售给实控人王旭斌弟弟王文斌之子王傅颖,本次车辆出售交易价格确定为5.6万元。不过对于该奥迪轿车的实际购买和使用情况均未披露,是合理按市价出售还是低价出售,外界无从知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洞察IPO。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