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央地备战地方债 9月最后一周成第四季稳投资重要节点

www.hishidai.net2019-10-09
?

中部地区第四季度的稳定投资为地方债务做准备

《时代周刊》广州记者王欣宇

对于第四季度的稳定投资,9月的最后一周将是重要的节点。地方政府发行的新专项债券即将迎来冲刺,明年的新专项债务额度将提前发放。

在国民大会允许特别债务资金用作重大项目的资本之后,并在安排了主要基础设施领域之后,对重大项目实行了不同的政策。

9月21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致辞,省长马兴瑞主持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设立省重大工程建设项目指挥部和省市级财政工作。该省科技领域的支出。责任区划改革等工作。

与此同时,广东地方债务申报工作已经全面展开。

“从收到文件的角度出发,我们需要提交符合国家重大战略,符合专项债券支持方向的重大项目资金需求和前期准备工作,并及时形成实物发行特别债券后的工作量。”地级市金融系统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除了上述文件外,他们还报道了包括今年使用新债券,最近还清特别债券的情况。年,到2020年增加地方政府。债券需求情况。

根据风信息数据,湖南,湖北等11个地方于9月23日至27日紧急发行地方债务共计1610.96亿元,以赶上今年发行的最新公交车。

根据最新数据,本周地方债务将比上周增加1111.19亿元,是上周发行量的3.23倍。

“有必要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反周期调整。7月的政治局会议没有提及“去杠杆化”,为进一步的反周期监管铺平了道路。”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戈在接受《泰晤士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尽管早期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减税政策都得到了实施,但从地方政府债务约束的角度来看,基础设施仍然有限,特别债务是一个重要影响。因子。

不发送任何悬念

实际上,到9月完成地方债务发行是僵硬的事实。

9月18日,财政部公布了全国土地债券发行数据。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在37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966张,债券发行规模为1亿元。本年度新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券已完成新地方政府债券配额的94%。同时,已经使用了北京,广东,上海,浙江,江苏等21个以上省市(包括单一上市城市)的年度新配额。

如果本地债务的发行和使用与实际工作量之间存在一定的时间差异。预计9月底之前发行的剩余特殊债券数量将成为刺激第四季度投资稳定的重要力量。

“从今年的地方债券发行计划来看,显然比往年要快。地方当局将基本完成年度发行任务,直到9月底,比往年提前四分之一。这主要是与中央政策指导和地方政府增加投资有关,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研究员杨志勇指出,地方债券的提前发行是中央政府的一种体现。积极的财政政策。“ 1月份的支出与12月份的支出不一样,这就是国民议会强调必须明年释放新的特殊债务配额的原因。”

2018年12月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权国务院在2019年至2022年之前的第二年,在地方政府配额的60%之内,释放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据此计算,2019年新的地方政府债务上限为3.08万亿元,因此2019年可以提前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不超过1.86万亿元。

“从2019年开始实施,提前释放地方债务确实在加快项目进度方面带来了非常重大的改善。”一位熟悉金融体系的人士告诉《时代周刊》,今年广东省,例如,在一季度,一些重大项目已经基本完成了初步程序的准备工作,而往年,“这次仍是制定地方债务发行计划。”

着陆地方债务项目

据媒体报道,随着2020年新增地方债将提前下达的可能性不断增大,国家发改委也在针对地方重大项目进行摸底排查:根据消息人士透露,为了落实国务院稳投资的要求,地方上报了2020年专项债部分新增项目。

目前,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在对上报的可以提前使用并可见效的项目进行摸底,明确这些项目是否符合作为实物工作量要求、能不能作为资本金、是否重大项目等条件。

事实上,自今年6月首度明确专项债可作重大项目资本金以来,虽然有不少“债贷组合”的项目已经密集出现,但是专项债作资本金的项目并不多,其对投资的撬动作用并不像市场预期的那样高。

“就目前来看,基建项目上马受阻的地区原因有所不同。”广东某市公用事业公司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方面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就算发了债也未必能够完全解决配套资金的问题,而另一部分相对宽裕的地区,则可能出现资金闲置。

这也是9月5日的国常会议上,强调“资金要跟项目走”的重要原因。

“资金闲置与资金串用是确实存在的。”国家发展改革委PPP专家张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针对有些地方存在地方债“资金闲置”和“资金串用”,以及使用不到位的情况,监管部门督促各地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实际上就是鼓励专项债优先用于在建项目,新建项目至少前期手续要齐全,这样才能使资金投入产生效果。

“我们上报的数据,都是和今后一段时期基建项目以及地方债发行密切相关。”上述财政系统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提高地方债使用效率,一方面在于压缩从发行到最终拨付的行政流程;另一方面则要考虑确保“好钢用在刀刃上”,避免资金沉淀。

加速项目落地

资金端,在用尽全力冲刺的新增地方债发行;而项目端,则是迎来密集开工期的众多重大基建项目:

9月16日,四川29个交通重点项目集中开工,包括8个高速公路项目、21个国省干线及红色旅游公路项目,总投资1808亿元。

9月12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首批重点项目集中签约和开工,23个签约项目总投资超过110亿元。

无论是项目多集中在新兴产业领域,突出了投资强度大、产业链联系紧密等特点,还是项目加快开工的背后反映投资需求的加快释放,都反映出即将进入第四季度,国家部委与地方共同按下稳投资的“快进键”:一方面,推动已有的储备项目提前启动、加快落地;另一方面,在摸底的基础上系统梳理重大项目清单、研究融资方案,加快项目上马周期。

“积极财政政策的关键就是要把钱用出去,如果只是发了债项目最终没有落地,不可以被称作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杨志勇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杨志勇还表示,此轮稳投资的关键,在于通过政府投资调动各方投资的积极性,尤其是代表未来产业方向的投资,不仅具有短期稳投资效应,更具长期意义。

【作者:王心昊】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地方债

投资

稳投资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